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乞丐
    “妈的,邋遢的小乞丐,我以后见到你非打死你不可!”

     一个披着皮质围裙的三五大粗的汉子,抬头看着自己烤鸡摊上亮铮铮的铁质弯钩,原本这里挂着的是他精心烤制的一只汁肉肥满的烤鸡,可是现在哪里还有鸡的影子,早就不翼而飞了,这价值好十几个铜板的烤鸡。这汉子回想起那个看起来乖巧的得不像话的小乞丐。

     “叔叔,我就看一下”当时看着那个可怜的小子可能也是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,自己还将自己剩下的一些鸡胸肉递给了那小子,可是就现在,他还是看错人了。这不禁让他朝着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,破口大骂,来发泄他胸口的那一股闷气。

     显然他也只能骂上几句,想要在这个人口足足百万的官洲城的人海当中找到罪魁祸首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报官?你烤鸡的钱,还不够给那一些官老爷塞牙缝的。所以现在他也只能发发牢骚,又重新开始自己的工作,在人群中吆喝,不然自家那个婆娘知道他不务正业,不努力挣钱养家,回家之后又是跪搓衣板的命了。

     “刚出炉的烤鸡哦,又香又脆,汁满肉肥的烤鸡哦!”

     “只需要十五个铜板,管你晚饭不愁,肚皮饱饱哦!”

     “有烤鸡哦!有香又脆的烤鸡哦”汉子的声音十分具有穿透力,即使旁边有着嘈杂的人群,几百米之外还是能够隐约听到这个声音。

     而就在三百多米开外的一个巨大的石头狮子后面,一双明亮的眼睛一直盯着这里,当他看到那个汉子重新开始吆喝,并没有找麻烦的时候,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那一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 随后转身躲在石狮子的阴影里头。小脑袋瞧了瞧,没有什么人关注他之后,便开始了自己的进餐大业。

     这时只见那少年轻轻的拍打着自己提着烤鸡的那只右手,好像在拍打自己手上粘上的黄沙。但是那张带点灰尘,但是还算清秀的脸上,满是对自己痛恨的表情,仿佛自己做了多么罪无可恕的事情。

     “叫你管不住自己的手,叫你拿,叫你拿!”他拍打自己的手,居然是因为惩罚自己,但是看样子这个力度好像又不大像,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怪癖。

     “诸天圣尊在上,小人已经认真的进行忏悔了,现在这个烤鸡也不可能再还回去了,不然小人可能逃脱不了那烤鸡汉子的魔爪,抱着不能浪费的原则,就让小人现在解决掉吧!”那小子闭着眼睛神神叨叨的念叨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 随后他张开双眼,目光随之转向右手上那一只肥美的烤鸡,两只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,舌头一舔,赶紧开动。只见他左手用力一撕,烤鸡上的一只硕大的鸡腿,就连着皮肉被整个撕了下来。张嘴用力一咬,三下两下就将整个鸡腿都吞入了腹中,只留下一个光溜溜的骨头架子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胃口,随后他瞧着手中缺了一条腿的烤鸡,双手并用,不到半响时间,只留下满地的鸡骨头。

     他打了一个饱嗝,摸了摸有些发胀的肚皮,那汉子的宣传倒是没有作假,吃上这么一只烤鸡,整个肚子都被填得满满的,没有留下半点空隙,看来今天晚上能够睡一个好觉了!

     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,突然一根黑色的杀威棒打在了他的背上,沉重有力,这少年一下子面部着地,直接摊在了地面上,溅起满天的灰尘。就这么一下,他便嘴角溢出一丝鲜血,视线有些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 只见这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只黑色的绣着金色涂鸦的布靴。

     “你这小乞丐,居然敢在衙门口吐这么多的鸡骨头,想找死啊!”

     打他的却是一个衙门的捕快。

     “老子辛辛苦苦打扫干净的衙门口”

     “现在又得重新打扫一遍,你想怎么死啊!”

     少年抬头一望,他现在所在的这个石狮子的身后就是他们官洲城的衙门口,他还真的没有怎么注意。

     “苦了,今天碰到这个捕快,一顿毒打是跑不掉了。”今天真的是乐极生悲啊!

     他没有说任何辩解得话,首先因为他的身份,只是一个小乞丐,没有人会在意他的生死。

     辩解反而可能惹怒到这个心情不好的捕快,现在还不如让这捕快好好的揍一顿发泄一下,他可能受到的伤害还会轻一些。

     也许是不想粘上什么晦气,打了几棒之后,感觉手脚有些乏力,便狠狠地踢了一脚,让这少年赶紧滚蛋。

     这少年听到这一句话,仿佛凭空来了力气,赶紧爬了起来,连滚带爬往前方跑去,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捕快的视线。

     这少年刚刚跑出百米开外,就瘫倒在了地上,疼得哇哇直叫,这衙门捕快的杀威棒可不是白吃的,可没有留半点力气的,严严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身上,要不是这捕快,不想拖着一副尸体去乱葬岗,他可能再几棒下去就留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 地面上作了许久,知道天色有点发黑了,他才想起,现在是该要离开这里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“想我白胜以前好歹也是个富家子弟,没有想到会落到这般境地啊!”原来这少年名为白胜,原来还是个富裕子弟。此时他正扶着腰,一瘸一拐的往城外走。

     “什么祖宗传下来的秘法,妈的,害人不浅,要不是这样,老子活得比谁都滋润,没想到现在一个丑捕快都可以欺负到我的头上了!”白胜向地面吐了一口唾沫,上面带了点点血丝,看起来他不仅仅是外伤,内伤也不轻的样子。

     这白胜原来所在的白家原来也算是官洲城内的一个富裕家族,但是却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秘法,整个家族都陷入了疯狂之中,从他们的太爷爷开始修炼这个秘法,再往下,到他的亲生父亲手里,花费了家族无数的资源,只为了秘法之中所谓的成就魂师的捷径。但是一旦修炼了这个秘法的家族子弟,没有一个能够得以善终的,整个人都陷入了疯狂之中,形容枯槁,活脱脱的像一个骨头架子一样的,可是他们直到死都不愿意放弃这一套秘法,他的父亲也是一样,直到死,都想着成为魂师振兴整个已经衰败的家族。幸好白胜他虽然也是修炼了这么一套秘法,但是到他修炼的时候,家族已经衰败,已经没有足够的资源让他修炼这么强大的秘法了,秘法之所以强大,不仅仅是因为法决的奥秘,更多的是资源的堆积,没有资源什么都是空谈,走捷径的代价,就是需要花费无数资源。

     魂师让人渴望,魂师代表的是什么,没有人不清楚,在这个人人练武的大陆之上,外炼气,内炼魂,气的修炼方法很普及,基本人人都有它的一套方法。但是魂师,基本没有看到过,至少在他们官洲城是没有看到过。魂师代表的就是天生高人一等,能够越阶作战,神秘,强劲,让人对他的追求无法放弃。

     不行,现在得回家,不回家,在这官洲城可呆不到晚上!

     官洲城的夜晚,更加乱,没有什么良家,出来玩的都是一些纨绔子弟,或者一些行走在黑暗面的一些人,再说他和城里的污烂人可没有什么关系,还待在这里,里里外外都很危险,到时候,他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谁会在意一个乞丐的生死!或许死在其他乞丐的手里,或许被马蹄所践踏,尤其是他现在没有任何的战斗力,连跑都跑不快!

     不过现在他的家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宽阔豪华的白府,还在城外的一个废弃的父子庙中,那里离这里可还有十多里的路程,而且又是在山区,路可不是很好走,不过那里是他属于他一个人的地方,是他现在的家,能够在天黑之前就赶到那里就行了,即使是现在行动有些不大方便,他还是想回到他的小窝,只有在那里他才能找到安全感!

     黑夜很快就降临了

     艰难的翻过山路崎岖的高陵之后,

     一个四米多高的,砖瓦有些陈旧的夫子庙就出现在白胜的眼前。这夫子庙,方圆大约也占地有着上千个平方的面积,鲜红的墙漆,琉璃的砖瓦,也能够看出当时的香火有多么旺盛,不过此时看来,墙漆掉落,前庭也是杂草丛生,早就没有了香火,不过对于来说,这可是一个很好的居住的场所了,他的小窝就安置在这里。宽阔的大庭,再说这砖瓦也不是掉落得太过厉害,夏能避雨,冬能保暖,这可是白胜寻找了许久才找到这么完美的一个地方,就是人迹罕见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又在山上,和官洲城离得有点远。不过要不是离得远,这么好的地方那里轮得到他啊。早被城里其余的污烂人给抢占了,他可没有本事和他们争地盘。

     白胜整个人都蜷缩在一起,躺在铺满茅草的简陋的床上,疼痛的身体,无不在提醒着他,自己的身体状况很差,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,连温饱都需要偷窃的人,不可能有钱去看医师的,但是还算是温饱的肚皮,和比较温暖的属于自己的小床,不到一会就让他沉沉的陷入了睡眠之中。

     至于能不能撑过去,伤势明天会不会好上一点,只有天知道!